转载《新华每日电讯》:如何看待信息时代的“书写危机”

201405月,第二届中国汉字听写大会全国总决赛在北京开锣。历经层层选拔、激烈角逐,以省级决赛第一名的成绩出战的云大附中学生,已远赴北京,与其他各省代表队鏖战央视。

作为进一步推广普及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提升国民语言文字应用能力和传承弘扬中华优秀传统节目,听写大会无疑唤起更多人对文字基本功的掌握和对汉字文化的学习。

今年4月初,由云南省教育厅、云南省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主办的第二届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云南省级选拔赛在昆明举行。来自全省各州市的19支代表队及省属中学的4支代表队经过复赛、半决赛后,4支代表队站上决赛的舞台。

现场的激烈厮杀自不必说,观众席上时而伴着惊叹,时而伴着欢呼,还有人面露羞色,对自己的书写能力不断摇头。

愀然爨文化狼奔豕突貔貅等字词出现时,台下观众不胜唏嘘。有些字不但不会写,甚至读什么都不清楚。

汉字,你还会写吗?对于这个问题,也许你无比笃定,或者略有疑惑。不可否认,我们正远离纸笔,亲近键盘。但与其说,信息化时代让汉字颇有危机,不如这么看:我们的汉字正以其无比强大的生命力和适应性,开启键盘时期的新篇章。

现象:新文盲提笔忘字

如今,在人们日常交际中,记日记变成了写博客;鸿雁传书变成了电子邮件;字不是写上去的,是出来的;记录声音有录音笔,智能手机上有录音功能……键盘输入取代了传统汉字书写。

随着信息化不断深入,大家似乎早已习惯使用电脑或智能手机,拼音打字不在话下。可是,动笔写字经常让人犹豫不决。

张女士的工作就是与文字打交道,她一向认为自己的文字功底还不错,对传统文化有一定造诣。在键盘上打字如飞的她,越来越频繁地出现提笔忘字的现象,字写得也没有以前漂亮了。而令张女士深受打击的是,观看中国汉字听写大会过程中,她也拿出纸笔,在主考官念题后开始答题。两轮听写下来,每次约14个词汇,最好的情况是写对一半。

除去个别生僻的字词,其实大部分是生活中常接触到的,怎么越熟悉就越不会写呢?张女士说,公布答案后看着每个字似乎都认识,大体轮廓都知道,可是一下笔就茫然了。

应对:创建规范汉字书写特色学校

汉字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文字,历经几千年的沧桑沿用至今。我们可以通过汉字的形体及其演变来分析推测祖先在远古时期的生活方式、社会文明、精神追求、审美标准等。

云南省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工作人员介绍,除举行规范汉字书写大赛、开展听写大会省级选拔赛外,全省还开展了规范汉字书写教育特色学校创建活动。目前,全省有16所学校被教育部语用司评为首批国家级规范汉字书写教育特色学校。省教育厅还先后命名过两批省级规范汉字书写教育特色学校,共有49所学校上榜。

此外,还组织过云南省规范汉字和书法教育师资培训,全省100余名中小学书写骨干教师参训。通过种种举措,希望全面提升云南省中小学规范汉字、书法教育教师的教学水平和专业素养。目前2014年的培训正在策划中。

调查:语言表达准确很了不起

云大附中最终胜出,赢得代表云南省参加全国第二届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的资格绝非偶然。

王帅,征战北京的带队教师,一位年轻的初二年级语文教师。她对汉字有着浓厚的兴趣和浓郁情感,她惊叹于中国传统文化书目词汇量之丰富,表达之准确。

王帅曾认真地观看研究大型人文纪录片《汉字五千年》,从中了解汉字产生、演变、发展的过程及在五千年中华文化传承中的重要作用,并灵活运用到日常教学过程中,不断引导学生拓展思维,并在生活中品味汉字之美。

据了解,在参加第二届汉字听写大会省级选拔赛之前,云大附中就在初二年级开展过类似比赛。语文备课组精心选择100个词汇,不仅囊括语文学科易错的字词,还请其他学科教师搜集常用的专业术语。

正是有了前期积淀,加之持续反复的训练,云大附中的小选手们才能脱颖而出。

观点:书写危机不是电脑手机惹的祸

信息化社会的确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全民的书写习惯,告别了手写时代。面对各种数码电子产品的侵袭,有人认为手写汉字日益式微,由此带来书写危机日益凸显。社会各界都在呼吁加强汉字书写规范。

科技进步带给我们诸多便利,但不能将其归结为提笔忘字的罪魁祸首

云南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曹云雯表示,我们刚好处于手写字到数字化处理的重要转型阶段,既要掌握信息化处理技能,又承担着继承汉字书写文化的社会责任。书写体式的变化,好像造成一种表象,认为是汉字信息化处理妨碍了我们书写能力的发展。

这两者不是对立的,这是顺应时代的书写方式的变化。实际上是对个体书写者的解放,我们可以高效率地完成各种信息传播。曹云雯说,正是在这样的转型过程中,才越发地体认到手写字独特的传承中华文化的价值精髓,以及汉字丰富我们个体精神生活审美生活的独特功能。比如:字, 一个人先站立,两只手张开,象征广阔的包容心;再大大不过有着至高无上的意思;字出头才为,顶天立地大丈夫,形容有责任感、有担当之人。简简单单三个字,文化精神就在汉字其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曹云雯全程跟踪了第二届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云南站活动。她认为,汉字听写大会不仅是全国性的重要赛事,更是广泛的社会动员。虽然参赛的只是少数人,但却能引发基础教育工作者和学习主体的重视。

读什么,听什么,说什么,写什么,彼此关联。写字一定不是写字本身,这一过程有着对字形及字源文化的理解。曹云雯说,从听写大会不难发现,常见字反而写不来,难写的字因为大家刻意准备就能特别记住。

曹云雯建议,一方面要竞争,一方面更要回归常态。在汉字学习中,今天会,明天忘,不认识那个字,或者只会写这些字,这是文字认知方面的常态。所以才有一字师的说法。每个人在面对汉字学习时应回归平和心态,谦虚谨慎,持之以恒,避免过度的功利心理和浮躁心理。回到汉字之美,历练精神,像汉字一样从容包容。

转自《新华每日电讯》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201405月,第二届中国汉字听写大会全国总决赛在北京开锣。历经层层选拔、激烈角逐,以省级决赛第一名的成绩出战的云大附中学生,已远赴北京,与其他各省代表队鏖战央视。

作为进一步推广普及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提升国民语言文字应用能力和传承弘扬中华优秀传统节目,听写大会无疑唤起更多人对文字基本功的掌握和对汉字文化的学习。

今年4月初,由云南省教育厅、云南省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主办的第二届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云南省级选拔赛在昆明举行。来自全省各州市的19支代表队及省属中学的4支代表队经过复赛、半决赛后,4支代表队站上决赛的舞台。

现场的激烈厮杀自不必说,观众席上时而伴着惊叹,时而伴着欢呼,还有人面露羞色,对自己的书写能力不断摇头。

愀然爨文化狼奔豕突貔貅等字词出现时,台下观众不胜唏嘘。有些字不但不会写,甚至读什么都不清楚。

汉字,你还会写吗?对于这个问题,也许你无比笃定,或者略有疑惑。不可否认,我们正远离纸笔,亲近键盘。但与其说,信息化时代让汉字颇有危机,不如这么看:我们的汉字正以其无比强大的生命力和适应性,开启键盘时期的新篇章。

现象:新文盲提笔忘字

如今,在人们日常交际中,记日记变成了写博客;鸿雁传书变成了电子邮件;字不是写上去的,是出来的;记录声音有录音笔,智能手机上有录音功能……键盘输入取代了传统汉字书写。

随着信息化不断深入,大家似乎早已习惯使用电脑或智能手机,拼音打字不在话下。可是,动笔写字经常让人犹豫不决。

张女士的工作就是与文字打交道,她一向认为自己的文字功底还不错,对传统文化有一定造诣。在键盘上打字如飞的她,越来越频繁地出现提笔忘字的现象,字写得也没有以前漂亮了。而令张女士深受打击的是,观看中国汉字听写大会过程中,她也拿出纸笔,在主考官念题后开始答题。两轮听写下来,每次约14个词汇,最好的情况是写对一半。

除去个别生僻的字词,其实大部分是生活中常接触到的,怎么越熟悉就越不会写呢?张女士说,公布答案后看着每个字似乎都认识,大体轮廓都知道,可是一下笔就茫然了。

应对:创建规范汉字书写特色学校

汉字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文字,历经几千年的沧桑沿用至今。我们可以通过汉字的形体及其演变来分析推测祖先在远古时期的生活方式、社会文明、精神追求、审美标准等。

云南省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工作人员介绍,除举行规范汉字书写大赛、开展听写大会省级选拔赛外,全省还开展了规范汉字书写教育特色学校创建活动。目前,全省有16所学校被教育部语用司评为首批国家级规范汉字书写教育特色学校。省教育厅还先后命名过两批省级规范汉字书写教育特色学校,共有49所学校上榜。

此外,还组织过云南省规范汉字和书法教育师资培训,全省100余名中小学书写骨干教师参训。通过种种举措,希望全面提升云南省中小学规范汉字、书法教育教师的教学水平和专业素养。目前2014年的培训正在策划中。

调查:语言表达准确很了不起

云大附中最终胜出,赢得代表云南省参加全国第二届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的资格绝非偶然。

王帅,征战北京的带队教师,一位年轻的初二年级语文教师。她对汉字有着浓厚的兴趣和浓郁情感,她惊叹于中国传统文化书目词汇量之丰富,表达之准确。

王帅曾认真地观看研究大型人文纪录片《汉字五千年》,从中了解汉字产生、演变、发展的过程及在五千年中华文化传承中的重要作用,并灵活运用到日常教学过程中,不断引导学生拓展思维,并在生活中品味汉字之美。

据了解,在参加第二届汉字听写大会省级选拔赛之前,云大附中就在初二年级开展过类似比赛。语文备课组精心选择100个词汇,不仅囊括语文学科易错的字词,还请其他学科教师搜集常用的专业术语。

正是有了前期积淀,加之持续反复的训练,云大附中的小选手们才能脱颖而出。

观点:书写危机不是电脑手机惹的祸

信息化社会的确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全民的书写习惯,告别了手写时代。面对各种数码电子产品的侵袭,有人认为手写汉字日益式微,由此带来书写危机日益凸显。社会各界都在呼吁加强汉字书写规范。

科技进步带给我们诸多便利,但不能将其归结为提笔忘字的罪魁祸首

云南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曹云雯表示,我们刚好处于手写字到数字化处理的重要转型阶段,既要掌握信息化处理技能,又承担着继承汉字书写文化的社会责任。书写体式的变化,好像造成一种表象,认为是汉字信息化处理妨碍了我们书写能力的发展。

这两者不是对立的,这是顺应时代的书写方式的变化。实际上是对个体书写者的解放,我们可以高效率地完成各种信息传播。曹云雯说,正是在这样的转型过程中,才越发地体认到手写字独特的传承中华文化的价值精髓,以及汉字丰富我们个体精神生活审美生活的独特功能。比如:字, 一个人先站立,两只手张开,象征广阔的包容心;再大大不过有着至高无上的意思;字出头才为,顶天立地大丈夫,形容有责任感、有担当之人。简简单单三个字,文化精神就在汉字其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曹云雯全程跟踪了第二届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云南站活动。她认为,汉字听写大会不仅是全国性的重要赛事,更是广泛的社会动员。虽然参赛的只是少数人,但却能引发基础教育工作者和学习主体的重视。

读什么,听什么,说什么,写什么,彼此关联。写字一定不是写字本身,这一过程有着对字形及字源文化的理解。曹云雯说,从听写大会不难发现,常见字反而写不来,难写的字因为大家刻意准备就能特别记住。

曹云雯建议,一方面要竞争,一方面更要回归常态。在汉字学习中,今天会,明天忘,不认识那个字,或者只会写这些字,这是文字认知方面的常态。所以才有一字师的说法。每个人在面对汉字学习时应回归平和心态,谦虚谨慎,持之以恒,避免过度的功利心理和浮躁心理。回到汉字之美,历练精神,像汉字一样从容包容。